翻頁   夜間
書包網 > 昨日如死 > 第04章

    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[書包網] http://www.mrzeds.live最快更新!無廣告!

    貴客有男有女,不同的是隨意卻講究的穿著,相同的是他們每個人臉上都戴著一張夸張的面具,遮住上半張臉,就算明天從別墅走出去在街上遇到,也可保證我們認不出他們。

    樂子到了party也就開始了,很快我就跟幾個女客打得火熱,陪她們喝酒,擲色子,玩脫衣游戲,如果她們允許,就更親昵地取悅她們。

    原本,我以為這天會以一到兩個女客與我一同回房共度良宵作為結局,萬萬沒想到的是,天都沒暗,狂歡才進行到一半,我就被兩個公子哥拖走了。

    說拖是一點不夸張,我正與一位小姐玩著嘴對嘴喂酒的膩歪游戲,衣服后領就被人扯住,下一刻整個人被倒拖著拉離了軟玉溫香的懷抱,一屁股摔在了冰冷的瓷磚上。

    粗暴地拉扯我的是兩名年輕男子,一個戴著紅面具,嘴唇很薄,一個戴著浮夸的藍色面具,身材高大壯士。

    女客不滿意他們的粗魯,又像是不敢得罪他們,小聲嘀咕一句:“干什么呀,討厭!”

    薄唇男瞥她一眼,將自己身邊的一名襯衫穿到大腿,有著一頭柔順黑直發的女孩推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跟你換一個!”

    對方頃刻展了眉頭,欣然擁美入懷。

    我攏了攏已經全數散開的襯衫,面上瞧著云淡風輕,心里其實還是很忐忑的。

    在我十八歲那會兒,長得還水靈,經常有男客指名點我,但我聽說男人玩男人向來沒輕重,對身體負擔也大,就都給婉拒了。

    因為我頗受女客歡迎,那時的老板也由著我。

    但別墅里的客人,我很有自知之明,甜甜姐恐怕是不會由著我的。

    “這個長得不錯,席……”戴著紅色羽毛面具的薄唇男掐著我下巴往上抬,朝身旁壯男使了個眼色,“他不是最喜歡這樣的嗎?瞧這臉多學生氣?那誰誰有什么好,一臉假正經,以為自己有多了不起,哪兒有這種看得著摸得著的實在。走,給他送去!”

    戴藍色面具的壯男大笑著將我拖去了二樓。

    二樓有個小型會客室,鋪著柔軟的地毯,有吧臺有沙發,還有投影大屏幕。

    我瞥了眼,屏幕上投的不知哪位大師的作品,兩男一女激戰正酣,看這架勢是要雙龍。

    有個戴著黑色鴉羽面具的男人大馬金刀靠坐在正對屏幕的沙發上,喝了不少酒的樣子,身前都是空酒杯,眼神發直,臉頰醺紅。

    在他周圍散落著幾對互相愛撫已漸入佳境的男男女女,姿態淫靡,不堪入目。

    紅面具走出幾步,回頭見我定在門邊不過去,語氣不耐道:“進來啊,杵在那干嘛?去!去沙發上坐著?!?br/>
    我為難道:“客人,合同里沒有這條……”

    他將我帶到這里,意思再明白不過,是要我賣屁股啊。

    對于我們這種人,無論是舔男人下面還是舔女人下面,都是沒區別的。干人還是被干,左右一場金錢交易。我也不是舊時代的小媳婦,沒什么狗屁貞操觀念。

    但突然就要我承歡人下,實在有點強人所難,我連準備都沒有,功課都沒做齊,奸我跟奸一條死魚有什么區別?

    “那就加上!”紅面具語氣強硬道。

    我就算看不全他臉上表情,想必也是極傲慢的。他們動動手指都能碾死我,就是借我十個膽子也不敢和他們唱反調。

    我正彷徨不知應對時,旁邊插進來一個想要截胡的。

    “他不伺候我伺候,我技術也很好的,先生你要考慮下嗎?我還能3p雙插?!?br/>
    我朝聲音方向看過去,是和我一個場子的少爺,一名高鼻深目的混血。他一邊低頭親吻女客脖頸,一邊抬眼朝這邊說話,散發凌亂地落在眼前,帶著些微潮濕,瞧著挺性感。

    可惜紅面具并不鐘意他,甚至有些嫌棄:“就你?先把你那胸毛和腿毛刮掉再說吧,瞧著跟猩猩一樣?!?br/>
    那少爺聞言臉色一僵,小小“切”了聲,專心服務起身下女客,一雙大手游走在曼妙的身體上,勾起對方一聲聲嬌喘。

    紅面具指著沙發上的男人對我道:“你把他伺候好了,我加你雙倍的錢。就他一個,其他人你不用管?!?br/>
    雙倍工資,聽起來好像不多,但如果基數本就驚人,就非常有吸引力了。第一次賣屁股就能有這價,也不算虧去了。

    我知道今天在劫難逃,心里嘆息一聲,終還是點了頭。

    “行,聽您的?!?br/>
    紅面具滿意地哼笑了聲,招呼著藍面具去吧臺那兒打牌了,臨走前囑咐我一定要把黑面具伺候好了,不然就要我好看。

    我滿口稱是地走至沙發前,也不知道怎么打響這第一炮,只好在黑面具身前蹲下,從腳踝開始,緩緩往上摸。

    他感到有人摸他,第一次動了動,垂眼看向我。

    如果沒有面具的遮掩,那一定是雙非常漂亮的眼睛。配合著他半露的鼻子和形狀優美的雙唇,看得出這人容貌必定不俗,說不定還是我占便宜了。

    我也不知道能說什么,該說什么,只好沖他笑了笑。

    他不聲不響,沒有回應我。

    我撫摸著他的大腿,感到那里的肌肉十分結識,猜測他應該經常運動。雖然沒伺候過男人,但男人嘛,只要一個地方爽,其他地方也就爽了。他微微睜著眼,安靜乖巧,跟個充氣娃娃一樣,要不是我摸他他會有反應,我都以為他是不是睜眼睡的。

    我解下他皮帶,在沙發上給他口了一管,滋味有些古怪,但已經比想象中好很多了。

    他那根東西實在粗長,我不能完全含進嘴里,動的也很吃力,他最后可能被折騰的有些不耐,蹙著眉按住我的后腦勺,本能地把我更按向他。

    “快點……”他的聲音帶著潮氣。

    我沒辦法,只好咽得更深,幾乎頂住喉嚨。

    喉嚨口的軟肉擠壓著柱頭,對方發出舒服地喘息,抓著我發根的手也微微收緊。開始還好,到后來高潮來臨,他微仰著脖頸,干脆姿態放浪地在我嘴里橫沖直撞起來,我差點以為自己要死于窒息,等他好不容易射出來,直直射進我喉嚨里,我又覺得自己要嗆死了。

    我咳得驚天動地,撇著臉就開始干嘔,下巴一下被人鉗住掰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阿暮?”

    我眼里含淚,悶咳著一個字都回答不出。

    他歪著頭,眼神迷茫,又問了一遍:“阿暮?”

    這次捏著我下巴那手勁兒更大了。

    我還沒來得及開口,就聽吧臺那邊紅面具道:“答應他!”

    難為他一邊玩撲克還一邊關注這邊的動靜了。

    我點了點頭:“是,我是阿暮……”

    男人表情一下子柔和起來,他拽著我胳膊一把將我摟進懷里。

    “我就知道……你舍不得我傷心……”他像抱著什么心愛的玩具一樣抱著我,勒得我骨頭都痛了。

    他的唇沿著我的脖子纏綿而下,手則沿著襯衫下擺鉆進來,揉搓著我的肌膚。

    “唔……”屁股底下被某樣堅硬的東西頂住,我反射性夾了夾臀,然后就感到對方呼吸更亂了。

    “我要你!”他眼眸幽深,說完整個將我抱了起來,就跟抱小孩一樣的姿勢。

    我驚呼著雙腿盤住他的腰身,手臂緊緊環住他脖子,就怕自己掉下去。

    他托著我屁股,熟門熟路地推開一間空臥室的門,然后將我丟到了柔軟的大床上。我還沒反應過來,他就壓了上來。

    這樣近的距離,我連他敞開的領口下鎖骨上的痣都看得一清二楚。紅色的,非常小,跟守宮砂似的,兩邊各一個,左右對稱。

    一個大男人,竟然長了對這樣靡麗的痣,我覺得好笑,就笑了。他低頭看了我半晌,忽地上嘴啃了過來,嚇了我一跳,差點咬到他舌頭。

    他床技不錯,對我也溫柔,然而我后面是第一次,他那東西又太粗,還是結結實實痛了一把。

    粗大的肉柱不停歇地搗進我身體,先前前戲積累起的那點快感頃刻間消磨殆盡。

    我忍得渾身冒汗,簡直要嘔吐出來,就覺得后面又脹又痛,心里還有一絲被捅得腸穿肚爛的惶恐。

    然而我可能也是天賦異稟,搗著搗著,被他一不小心搗到了妙處,竟也酥酥麻麻叫出了聲。

    至此,我倆終于能夠愉快的玩耍。他醉得只知道用蠻勁,我就自己調整角度,再讓他用力點,快點,就是這樣……把往常聽來的叫床集錦翻著花樣叫了一遍。

    高潮時他射在我的身體里,一股股激得我腳趾都蜷了起來,后知后覺地,我這才想起他媽的竟然沒帶套,剛想叫他出去,他就著體內的濕滑竟然又動了起來。

    他不停叫我“阿暮”,我在情欲之中,胡亂應著他,也不知道他口中的“阿木”是誰。

    做了幾回,差點連床都下不來,結束之后他爽完了就歪在一邊睡著了,合同里不要求過夜,我就在半夜悄悄走了。

    那之后,生活如常,也沒有因為這晚發生什么變化。

    三個月后我遇到了美芳姐,她見了我就說和我投緣,說我眼睛生的像她弟弟,硬要做我的干姐姐。

    起初我以為這干姐姐和干姐姐一個意思,沒成想還真是正正經經、干干凈凈的干姐弟。擺了酒,拜了神,還有見證人。從此我成了美芳姐的契弟,美芳姐成了我的貴人。

    后來我才知道,美芳姐的確有個弟弟,年紀輕輕得白血病死了,美芳姐遇到我那天,正好是她弟弟的生日。

    老天在這點上總算沒有待我太差,關了我所有的門,還能想起給我開條窗縫。

    ***

    作為我第一個也是唯一一個男人,我總要給黑面具在記憶深處留塊地方的,雖不至于時時拿出來回味,但也不會把他刻意遺忘。

    這聲“阿暮”,算是徹底勾起了我的回憶。

    上次在席宗鶴病房外聽到那個罵江暮婊子戲子的,估計就是紅面具了。

    人生何處不相逢,這也太巧了。

    我正兀自震驚,那頭江暮已經因為和席宗鶴談崩,頭也不回的離開。

    席宗鶴可能想要站起來追他,才從輪椅上撐起來就因無力向前傾倒,整個人摔在地上狼狽不堪。

    我看不下去,只好從草地上起來過去扶他。他看到我也沒問我怎么在這里,更沒問我聽到多少,那時候的他全副心神都在抵御失戀后的心碎,根本顧不過來我。

    “你沒事吧?”我蹲在他面前問。

    他有些長的劉海半遮住眼睛,里面沒有一絲神采。

    “推我回去?!笨此蓱z,我也沒在意他命令式的語氣,把他扶到輪椅上,將他推回了病房。

    他全程無話,我將他送到護工手里轉身就走了,他也沒想起來跟我說聲謝謝。

    這就是個小插曲,那之后該怎么樣還是怎么樣,我倆關系并沒有變得特別好,在醫院碰上我也不會特地去打招呼,畢竟我撞破了人家最難堪的一面,他沒想把我殺人滅口已經很好,我再沒眼色地上去討嫌,也就太不識相了。

    如果沒有后來的事,我和他可能也就橋歸橋路歸路了。

    可惜這世上沒有“如果”。

    雖然我自從傍上美芳姐后,接了些片子,很快還了高利貸,奈何那些人看中我這只績優股,不肯輕易放過我。我去還最后一筆錢時,他們設下圈套逼我賭博,輸了錢又強迫我簽下巨額欠條。就算進了娛樂圈,我也不過普通人一個,根本斗不過他們這些黑社會。

    美芳姐那時候身體已經很差了,只比死人多口氣,我不敢同她講,只好一個人硬撐。圈子里會用我本就是看在她的面子上,她不行了,也沒人再稀罕我。梁文豪身為梭駿老資歷的經紀人,手下資質好的藝人要多少有多少,不缺我一個。他會帶我,也是因為之前欠了美芳姐一個人情?,F在這個人情早就還清了,他也不高興搭理我。那些人見我拿不出錢,就說要向媒體曝光我,又說要去顧霓學校搗亂。我不愿干姐臨死還要為我操心,實在沒辦法,差點就要下海去拍三級片。

    那天也是巧,我從美芳姐加護病房出來,心情不好,就在花園里發呆散心,正巧碰上在曬太陽的席宗鶴。

    他身邊護工不在,我猜應該是他想獨處。

    照理說我該轉身離開,留他清靜,但我看到他又想起他和我那一夜露水姻緣,他能去甜甜姐的party,應該是很有錢的了。

    鬼使神差的,我就走了過去。

    他感覺到有人靠近,冷著臉看過來,看到是我時眉心微微蹙起,卻一個字沒說。

    我緩緩走向他,心里忐忑不定,也不知道自己在干嘛。

    “席先生,求您幫幫我?!蔽夜蛟谒喴闻?,手指扯住他病號服,順帶擠出兩滴眼淚,“我欠了高利貸一大筆錢,他們催我還錢,要是我還不上他們會殺了我的。我知道席先生你是個好人,求您幫幫我,只要我能做的,我一定赴湯蹈火報答你?!?br/>
    我一邊求他,一邊覺得自己可能瘋了,但箭已離弦,想收回也晚了,只好繼續賣慘。

    就這么絮絮叨叨說了半天,把顧源禮那混賬爹翻來覆去數落個遍,又把陰險的高利貸罵到祖宗十八代,從頭到尾我一人唱獨角戲,席宗鶴睬都不帶睬我。

    我有些說不下去了,只好扒拉著他袖子干嚎,哭得肝腸寸斷。

    他面無表情看著我,漆黑的眼眸沒有一絲情緒,我被他看得心里發憷,一下噎住,哭聲也斷了。

    而就在這時,他抬手捏住我下巴,打量一頭牲畜般左右翻看著,半晌才用一種陰測測的語氣道:“你的確可以為我做一件事?!?br/>
    然后我們就簽了合同,他幫我還錢,而我則需要做他讓我做的一切。

    他為了江暮執意進娛樂圈,不惜與家人鬧翻,結果分手分得那樣慘烈,幾乎是把他曾經的深情放在腳下踐踏。這個刺激太大,他是個自尊心極強的人,不愿讓家里人看笑話,也不想讓江暮覺得自己失去他就一蹶不振。他買下我做他的幌子,就像獨自舔舐傷口的野獸豎起綿密的尖刺,在絕境中拼死保護住自己最后的一點尊嚴。

    我就是他的刺,我就是他的偽裝。
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注冊),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,請耐心等待。
北京赛车图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