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頁   夜間
書包網 > 昨日如死 > 第26章

    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[書包網] http://www.mrzeds.live最快更新!無廣告!

    1月的時候,席宗鶴的戲份也拍完離組了。我與他一同回到了我們居住的城市,只是下飛機后便分道揚鑣,他走他的道接受粉絲迎接追捧,我走我的道躲避狗仔窮追猛打。

    桑青開著車來接我和雯雯,看他精神狀態,最近我那事應該已經壓下去了,不然他不能有閑情給自己化上這樣完整的妝容。

    “后排有份合同是給你的,有檔綜藝節目特別指明了要你做常駐嘉賓,真是奇了怪了?!彼f話的時候,假睫毛都要眨得飛起來。

    雯雯將合同從后面遞給我,連著策劃書一起。

    我將兩份東西翻開看了看,假模假樣同桑青開起玩笑:“雖然我現在是很涼,但你也稍微注意下言辭吧。請我怎么奇怪了?說不定他們是檔夜總會歌舞秀呢?”

    雯雯在后座一個沒忍住笑出了聲,被桑青透過后視鏡結結實實瞪了眼:“笑什么笑,很好笑嗎?”

    小姑娘立馬縮著脖子收聲,將懷里的背包更加摟緊了些,似乎想要以此抵御桑青的冷眼攻擊。我回頭沖她暗暗眨了眨眼,讓她不要理會這惡霸的蠻橫壓迫。

    “什么歌舞秀,你看認真些,這是檔鄉村農家樂節目。幾個固定嘉賓花費三個月時間經營一家農家樂,提供食宿,種田養雞,接待各色明星素人?!鄙G嘁皇沁@會兒在開車,估計恨不得把我的頭按到合同上,“我了解了下,這節目相當財大氣粗,無論是播放的衛視還是獨播網絡平臺,都是數一數二的優質,你可要好好把握,不能錯過了。只要綜藝做得好,你就能咸魚翻身?!?br/>
    我懶得糾正他用詞,仔細將兩份東西看起來。如桑青所說,的確是檔財大氣粗的綜藝,只是這樣好的一檔節目為什么要找我?難道也需要我去給它操熱度增加話題度嗎?

    我實在好奇制作組請人的標準,但既然桑青看過了也說沒問題,我總是相信他的。他跟我這么多年,一直盡心盡力為我,想要將我捧紅,可惜我是個扶不起的阿斗,浪費了他一身好本事。

    翻到簽名頁,我流暢地簽下了自己的大名,便又將合同遞回給了雯雯。

    接著對桑請道:“送我去畫室吧?!?br/>
    席宗鶴還有工作,不會這樣快回衡岳山莊,我可以趁這段空閑去做些自己的事。

    到了畫室樓下,桑青問要不要等我。我尋思著怎么也要一兩個小時,就讓他們先走。桑青想了想,說他先和雯雯回工作室,等我要用車了再打電話讓雯雯來接我。我點了點頭,揮別二人下了車。

    打開畫室大門,油畫顏料特有的難聞氣味便撲面而來。我忙打開所有的窗戶,以驅散這靜止了兩個月的沉悶空氣。

    畫室正中仍然樹立著我畫的那幅向日葵,我上次離開時已經將它畫完,經過兩個月的晾干,上面的顏料已經完全干透。

    燦爛的,金黃的向日葵,插在藍色的玻璃花瓶里,被微風吹起的窗紗不經意勾住了一朵花盤,陽光漏進來,在桌上染出點點光斑。是我記憶中,他病房的一角。

    我用手撫了撫那層斑駁的顏料,的確不是怎么好的構圖,無病呻吟的意境,還不如當初只畫向日葵。然而現在說什么都晚了,席宗鶴的生日近在眼前,要改也來不及了。

    將畫從架子上取下,我拿出了早就準備好的畫框,工具一應擺齊,著手開始了裝裱工作。

    可能我的確不適合干細致活,錘子錘了沒兩下,差點沒把手指錘骨折。我甩著吃痛的手指,蹲在地上默默罵臟話。

    這年頭做什么都不容易,想討好金主,還要費盡心思自學油畫和裝裱。

    我瞧了眼被錘到的大拇指,一會兒功夫已經滲出了紅血絲,過兩天一定會發黑發紫。

    抽著涼氣,忍著手指上隱隱的痛楚,我最終還是花了一個小時將畫裝裱完成。用油紙細心包好,看了眼時間,我給雯雯打了個電話,讓她出發來接我。

    將油畫抱到車上,雯雯好奇地回頭來看:“棠哥,你終于畫好了呀?這是要送給席先生的嗎?”

    我折騰了大半年,他們送我來去,還要替我買材料,我要做什么總瞞不過他們。

    “給他的生日禮物?!蔽液ε牧伺淖紊系挠图埌?,“希望他會喜歡?!?br/>
    雯雯斬釘截鐵道:“你這么用心,他一定會喜歡的。要是有男人這樣對我,我早就嫁了?!?br/>
    我望著窗外的風景,沒有接話。

    你喜歡對方,他自然送什么你都視若珍寶;可你若是不喜歡對方,他做得再多也是負擔,不僅不會感動,還會覺得很討厭。感情是個磨人的小妖精,不能有一絲一毫勉強。不是我待你好,就一定會有回報的。

    回到衡岳山莊,我將油紙包好的畫放在進門的地方,獨自上到最頂層,進了陽光房。

    我靠坐在軟墊上,靜靜望著遠處夕陽在城市高樓間緩緩沉沒,最終只留下一道金色的鍍邊。

    整棟房子都通了暖氣,因此就算沒了陽光,我也不覺寒冷。

    華燈初上的摩登城市與山上的我遙遙相對,中間隔著一大片茂密的黑黝森林。天暗下來了我才敢這樣往下看,要是白天,看一眼都會覺得頭暈。

    忽然,纏繞在陽光房四周的暖白色裝飾燈以一定頻率閃爍起來。

    “怎么不開燈?”

    我看向門口,席宗鶴一手按在開關上,外套都沒脫下,站在那里擰眉看著我。

    “席先生……”因著舊日習慣,我脫口而出。

    他古怪看著我:“我一早就想問,為什么你總是叫我‘席先生’?在醫院我醒來的時候你也這么叫我?!?br/>
    因為我只被允許這么叫你啊。

    我起身朝他走去,伸手抱住他的腰,膩歪著道:“這是我對你的愛稱啊,你不覺得很有意思嗎?”

    他不太理解我的情趣,睨了我一眼,轉身下了樓。

    “我看到門口擺著一個油紙包,像是一幅畫,你買的嗎?”他脫下外套挽在肘間。

    我跟在他身后,亦步亦趨地下著樓梯:“我畫的?!?br/>
    “你畫的?”他突然停下步伐,回身看我,無比意外地向我確認。

    那模樣,就像看到一只狗突然開口說了人話。

    我指著自己鼻子,一字一句,清晰地又說了遍:“對,我畫的?!?br/>
    他收回目光繼續往樓下走去,只是這次加快了步伐。

    我仍然不緊不慢贅在后面,下到最后一節臺階時,正好看到他從地上拿起那幅畫,要將它的包裝拆開。

    “畫是我畫的,但我也沒說要送你,你怎么就拆上了?”我雙手插兜,靠在樓梯扶手上。

    席宗鶴的手一頓,須臾后又毫不在意接上動作:“大不了我等會兒再給你包上,你總不至于連看都不舍得給我看一眼吧?”

    拆去包裝,他將所有的燈打開,似乎想要看得更清楚些。

    “竟然還是油畫?”他看了眼畫,又看向我,“你要送給誰,為什么是向日葵?”

    他是一點都不記得了。

    我走過去,摸著精美的畫框道:“你的生日不是快到了嗎?這是送給你的生日禮物,就是……覺得向日葵好畫才畫的?!?br/>
    他可能一輩子都記不起來了,這五年間屬于我和他的記憶,終會成為只有我一個人的回憶。

    “送我的?你有心了?!彼浦ο矚g我送的這份禮物,看了許久才放下,還說要找個顯眼的地方掛起來。

    可能收了禮物,也想禮尚往來,他忽然問起了我的生日。

    說起這個,也是巧的沒法再巧的一件事,簡直就像老天爺的惡作劇。

    “和江暮同一天?!蔽覈@口氣道,“你以前都不允許我過生日,說糟心?!?br/>
    糟心是真,不過生日卻也不怪席宗鶴,我本來就是不過生日的。連飯都吃不飽,生日對我這種人來說,就跟奢侈品一樣。

    席宗鶴聞言臉上的笑意淡了些許:“哦……”

    我瞬間有些后悔,剛剛氣氛那么好,我為什么要突然提起江暮那個爛人?好了,現在氣氛都毀完了。

    我正暗自想著要怎么補回來,席宗鶴忽地將我抱起來,托著我的屁股將我抵在了墻上。

    “那你以后都可以過生日了,我允許你過?!彼覊哼^來,吻上了我的唇。

    那還真是……謝主隆恩了。

    勾住他脖子,我雙腿環在他腰間,整個人猶如一株爬山虎般攀附在他身上。我按著他的后腦不斷加深這個吻,唇舌相交,在彼此口腔留下屬于自己的氣息。好似兩條接吻魚,黏上了就難以分開。

    他揉捏著我的臀部,力氣很大,幾乎要生出疼痛。

    我模模糊糊地從喉嚨里發出呻吟,全被他含進嘴里。直到產生了缺氧感,我才向后退著結束了這個吻。

    他的唇上水光一片,叫我忍不住又湊上去輕輕啃咬了口。喘勻了氣,我還想追逐著他再來一個吻,卻被他避開了。

    “顧棠,你愛我嗎?”

    為什么一直要糾結于這個問題?

    我不敢去看他的雙眼,只能蹭著他的側臉,雙唇貼在他耳珠上低喃著道:“愛你,我最愛你了?!?br/>
    他緊緊抱著我,仿佛要將我按揉進自己的身體里。

    “如果我永遠都恢復不了記憶,你還會愛我嗎?”他的嗓音粘膩,含著水氣一般,“還會一直這樣陪在我身邊嗎?”

    他用柔軟的雙唇摩挲起我的脖頸,帶來一波波令人戰栗的酥麻。

    “會……”我閉上眼,仰起脖子,將脆弱的喉結完全展現在他面前。

    他啃咬著我的肌膚,腳下開始移動,很快將我丟在了臥室大床上。

    “你可不要讓我失望啊……”他跪在床上,居高臨下地盯著我,“撞南墻的滋味,我不想再嘗?!?br/>
    我心里一動,剛要抓住這句話的尾巴,細想他話里的深意,席宗鶴便雙手交叉從下往上脫掉了自己的薄毛衣,再次壓上來吻住了我。

    我仰在床上,腦子都成了漿糊。逐漸沉淪在情欲間,很快忘了要去深究這件事。

    抵死纏綿。

    這一整晚,我腦海里便都是這四個字。比起自己快活,他似乎更樂于看到我為他癲狂,尖叫哭喊。做到最后,我身上每塊肌肉都在叫囂罷工,連嗓子都壞得發不出任何聲音。

    “顧棠,舒服嗎?”他舔著我的眼尾,將落下的淚水卷進口中。

    我吊在他身上,氣息懨懨,顫抖連連,連眼皮都在打顫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我虛弱地逼出一個音節,骨頭酸的再也浪不起來。

    他發出一聲輕笑,湊過來又將我吻住,只是這次完全不帶侵略性,甚至透著一丁點的溫情脈脈。

    我無比饜足,在他的親吻中昏睡過去。

    再醒來時,已是凌晨三點。

    床上不見席宗鶴,但仍留有余溫。我們都沒吃晚餐就開始床上運動,這會兒半夜醒過來,簡直是加倍的饑腸轆轆。

    我披著床單下床,腳才沾地,膝蓋一軟差點跪下。席宗鶴想要伺候人的時候,簡直無人可擋,連我這個前陪酒少爺,都要望塵莫及。

    我磨磨蹭蹭往外走,屋子里很靜,我就著唯一的一點燈光,最后在客廳里找到了他。

    他背對著我,腳邊擺著我送他的那幅向日葵,似乎是正準備將它掛起來。

    “也不用這么著急吧?”我好笑道,“明天掛也是一樣的。我好餓,你要不要吃東西?我看看冰箱里還有沒有……”

    “這是什么?”席宗鶴轉過身,手里拿著一疊紙,目光冰冷地質問我,而在他身后的墻體里,是一只已經被打開的保險箱。

    我一瞬間明白過來,他想要換畫,結果發現了保險箱,找到了合同。

    人就不該有一絲僥幸……就算失去了記憶,誰說一定會忘記密碼?

    我的笑臉一下子僵在臉上,室內依舊溫暖,可我卻沒來由的覺得冷,這股巨大的寒涼沖擊著我的四肢百骸,幾乎要將我凍成一具沒有呼吸的雕像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我張了張口,不知道該說什么。

    其實也沒什么好說的了,以他的智商,早該在發現合同的時候就想通前因后果,我說什么都是畫蛇添足。

    席宗鶴看著我,忽然笑起來,只是那笑極盡嘲諷,帶著冰冷的怒意。

    “你騙了我?!?br/>
    那一剎那,我仿佛還在戲里,簡直分辨不出他到底是受我欺騙的席宗鶴,還是受了摯愛欺騙的慶黎。

    “你根本不愛我,你不過是為了這份合同?!彼袷呛貌蝗菀着靼琢诉@件事,五指緊緊摳著那份合同,幾乎要將它摳爛,“顧棠啊顧棠,你讓我像個傻子一樣相信了你,你怎么能這么惡心?”

    我渾身巨震,簡直要站立不穩。

    無論是幾歲的席宗鶴,我深知一點——欺騙他的人,他永遠不會原諒。
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注冊),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,請耐心等待。
北京赛车图片